Ctrl+D收藏此页 老婆樂怡的兩個表妹,樂茜、樂茹 (經典!) [8/13] – H小说
(八)今晚我們都嫁給你

「吃飯了,吃飯了,兩個小懶鬼,吃完飯都去洗個澡,換上乾淨床單再睡,」我也不自覺地打了一個哈欠,「吃完飯我也要睡覺,你們回自己房間睡行不行?」
「不行!」兩個同時堅決地回答。我無語,吃飯,不過下午兩個美女倒很安靜,好好地睡了幾個小時,天都黑了才醒過來,肚子都在鬧空城計了。
「都起來吧,一起做飯,總不能讓姐夫我一個人白養著吧!」

「姐夫,再躺一會,10分鐘怎麼樣,」樂茜又開始撒嬌了,不知怎麼就注意上床頭我和樂怡的結婚照,「哦!姐夫,姐姐這件婚紗真漂亮,肯定很貴吧?」
「難道只是婚紗漂亮嗎?你表姐難道就不漂亮?」
「漂亮,漂亮,對,姐夫,你說表姐、姐姐和我誰漂亮?」
「當然是都漂亮了,要不然我怎麼會把你們都搞上了床呢!」
「不對,在你眼裡,我們肯定沒有表姐漂亮,對不對?」
「你怎麼知道,胡說八道?」

「才不是呢,要不然你怎麼都不要了我們,不然,我們怎麼會到現在還……還是處女呢?都跟你睡在一起兩天了,你就是不願意要對不對?寧願在我們嘴裡發射,都不願意真的跟我們做,虛偽,偽君子,王八蛋,哼!」
「小鬼,你都說什麼啊,我現在就把你們給解決了。」說著就壓倒在她身上。
「現在不行,肚子餓死了。對了,我們能穿一下表姐的婚紗嗎?看到那麼漂亮的婚紗,我都想嫁人了。」
「啊!這麼小就想嫁人,這是個騷女喲!」

「小?我哪裡小了?」說著樂茜還自信地捏了捏自己豐滿的乳房,「要嫁也要嫁給你,反正都要被你搞了,怕什麼呢,我們能不能穿表姐的婚紗,不準打岔,到底能不能?」
「當然可以,但不能弄髒,你表姐可喜歡這件婚紗了。告訴你們,你表姐經常光著身子就穿這件婚紗跟我做愛,每次都要高潮幾次才完事。」
「我也要穿著跟你做。」這下竟然是樂茹先搶著發騷。

「那不行,你們一興奮起來就什麼都顧不了,又是淫水,又是噴尿,你們表姐一定會發現的,到時候不殺了我才怪,她才走幾天,我就把她兩個純潔的表妹給糟踏了。」
好不容易沒人反擊,兩個小美女耳語了半天,然後就宣佈,「姐夫,今天我們兩個人都要嫁給你,姐姐嫁給你我做主婚人,我嫁給你姐姐做主婚人,不準反對,新娘新郎都必須聽主婚人的。」樂茜不停地說,樂茹就不停地點頭,顯然是兩個聯合好了的,反對也沒用。

「好好好,你們說了算,但婚禮總要到吃了晚飯再舉行吧,總不能讓我這個姐夫新郎,餓著肚子吧!起來,一起做飯!」
「哦!做飯了,吃完飯就結婚!」
「姐姐,我先嫁行不行?」
「不行,我是姐姐,當然是我先嫁了,這個可是沒有商量的餘地的,其他都好說!」
「好!那我就先當主婚人,記住了,新娘新郎都必須聽主婚人的,記住了!」說完,樂茜還狡黠地露出了笑容,不知道心裡又在打什麼鬼主意。
「好了,新娘新郎準備,新郎戴上新娘的胸罩,新娘光著身子穿上婚紗!」樂茜惡作劇地開始搞鬼。
「小茜,你到底搞什麼,讓我戴胸罩,不行!」

「姐夫,你答應了的,一切聽主婚人的,現在就必須聽我的,你必須戴上姐姐的胸罩。」
沒有辦法,那就戴吧,反正也沒有人看到。樂茹倒是很高興地穿上了樂怡的婚紗,她們姐妹幾個身材都差不多,所以樂茹穿上婚紗後真像一個新娘,這幾天老是看到樂茹的光身子,突然看到穿著婚紗的樂茹,還真是漂亮,多了一些少婦的魅力。

「小茹,你真是一個新娘,穿上婚紗,就跟你表姐當時穿著一樣漂亮,我的新娘都很漂亮啊!」
樂茜可不願意我一個勁地誇獎她姐姐,馬上搞怪了。

「新郎雙腿岔開站好,新娘含住新郎的雞巴,現在用舌頭舔硬,開始。」沒想到樂茹一點不反對,還真的照樂茜說的去做,蹲下去含住了我的雞巴,用舌頭開始舔著,看來她們已經有約定了。
「新娘把新郎的雞巴套進嘴巴裡,套一十四下……半,」樂茜說完就一個人偷偷地笑,樂茹和我都不知道怎麼還要一個半下,樂茜就連忙解釋了,「套完一十四下,然後含住一半不就行了,你們兩個還真白癡噎!哈哈哈!注意,前一十四下必須全部插入進去,要把龜頭插到新娘的咽喉裡去,我沒有數完就不準吐出來!開始!」
然後樂茹就把我已經硬起來的雞巴全部含入小嘴裡,還真是把龜頭插入到她咽喉裡,也必須插進去,否則她的小嘴不可能裝下我的大雞巴。可是樂茜數數的速度很慢,所以每次龜頭都必須在咽喉裡停留很長時間,我當然是很舒服,但樂茹就比較困難,尤其是因為婚紗的原因,她不能完全地蹲下去。

「一十四下半……」樂茜終於數完了,但是下面更厲害的來了,「新娘把新郎的兩個肉蛋都含進嘴巴裡,時間是兩分鐘!」
樂茹的嘴巴可是很小的,她睜大眼睛瞪了樂茜幾下,還是雙手捏住肉蛋,慢慢地一個一個往小嘴裡含,竟然還真是把兩個肉蛋含了進去,還自覺地用伸頭在肉蛋的邊緣舔吸,很是刺激的。
「好!新娘站起來,扶住新郎的雞巴,把雞巴的龜頭在自己小穴周圍磨擦,記住不能插進小穴,只能在穴口周圍磨擦!」
這不是讓樂茹難受嗎,給她這麼大的刺激,卻又不能讓雞巴插進小穴,這能幹發癢,磨擦幾下就發現樂茹的小穴往外流水,樂茹幾次都想把雞巴插進小穴,但樂茜在旁邊看得緊緊的,每次都緊緊地抓住樂茹的手臂,不讓樂茹得逞。

看到樂茹憋得滿臉通紅,樂茜才心滿意足地宣佈,「新娘脫下婚紗,將兩隻乳房輪流頂在新郎的股溝中,磨擦,用乳頭頂新郎的屁眼。」看來樂茜還真是為我著想,樂茹的發硬的乳頭頂在我屁眼上,讓我感到一股與指頭、舌頭完全不同的刺激,搞得雞巴硬得發脹。

「好!婚禮結束,新郎捏新娘左邊乳頭三十下,新娘自己捏右邊乳頭三十下,然後交換捏另一邊。OK,婚禮完全結束,不入洞房。」
馬上輪到樂茹當主婚人,受到樂茜戲弄的樂茹,當然不會放過樂茜了,當然她也不可能做得很過分,這也是剛才樂茜沒有很過分的原因。

樂茹宣佈了,「婚禮開始,新娘反穿婚紗。」樂怡的婚紗是背部低開口的,所以當樂茜反著穿上婚紗的時候,整個胸部都裸露著,一對乳房也露在婚紗外面,倒是把背部遮得嚴嚴實實的。
「新娘親吻新郎的龜頭和屁眼之間的部分,來回親吻,來回二十趟。」要親吻龜頭和屁眼中間的部分,樂茜就躺在地毯上,高擡著頭,雙唇就在龜頭和屁眼中間來回的劃著,每次在龜頭和屁眼的時候,還伸出舌頭舔了幾下,看來樂茹的這個方法根本沒能為難到樂茜。

「好,新娘自己從兩邊壓住自己的乳房,把新郎的雞巴夾在中間,然後自己雙手搓動乳房,為新郎服務。」
靠!樂茹哪裡知道乳交的,還是她自己突發奇想而已,不過雞巴被樂茜豐滿又柔軟的一對乳房包圍著,隨著她雙手在乳房外緣的搓動,乳房的內緣就不停地磨擦雞巴的肉柱,搞得老子興奮不已。
「新娘手指在自己小穴裡插入十下,然後粘上自己的淫水,塗在新郎的雞巴上,重新用乳房包圍新郎的雞巴。然後新娘自己挪動身體,讓新郎的雞巴在乳房中間抽插。」這就是真正的乳交,看來樂茹是從哪個地方看到過乳交的內容。

雖然我已經睡了幾個小時,但並沒有完全恢復過來,但受到樂茜乳交的完美刺激,我的雞巴竟然有輕微的發射感覺,這可不行,過度發射會導致以後的陽痿或者勃起持續時間下降,現在可不能再讓樂茜搞得發射了,所以連忙壓住樂茜的雙手,不讓她挪動身體來抽插雞巴。

樂茹也發現了我的動作,知道不能再刺激我了,馬上宣佈婚禮結束,搞得樂茜半上半下的,嘟著小嘴一臉的不高興,看來樂茜還真是沒有樂茹成熟,雖然才晚出生一個小時。
等自己退了一下火,我可不願意只是做她兩擺佈的木偶,「兩位新娘,你們都發號施令過了,是不是現在也該我這個新郎說說話,發發令了?」
「你有什麼話就說,我們遵令行事就是了。」樂茜還是大腦欠思考。

「好,那你們互相親吻,不,互相親吻對方的小穴,怎麼樣,答不答應啊?」
「噎!有什麼了不起的,都給你舔過那麼多次了,舔舔姐姐的小穴也不錯,姐姐,來,我們一起舔好了,看看是你厲害還是我厲害。」
兩個小美女還真的都側躺在地毯上,把各自的頭伸到對方的雙腿之間,嘴唇就印上了對方的小穴,開始親吻起來,搞得我剛才才軟下去的雞巴竟然又硬了起來,這麼刺激的場面,不硬起來才怪,除非是永久陽痿。
不知道是樂茜的嘴巴厲害,還是樂茹的小穴比較敏感,首先就是樂茹表現出十分興奮,開始敏感地扭動著身體。

「小茜,你的舌頭真是比姐姐我的舌頭厲害,真是厲害,舔得我……我……流了很多水,你感覺到了嗎?」
「當然了,都流到外面來了,弄得我滿嘴唇都是的,我有沒有流水啊?應該也流了,我感到裡面有很多水似的,姐姐,你把舌頭伸進去。」
樂茜說著就把自己的舌頭插入到樂茹滿是淫水的小穴裡,然後前後擺動著頭,舌頭就像一個小雞巴,在樂茹的肉穴裡抽插。

「小茜,你的舌頭更厲害,哦……怎麼感到有點……有點……象姐夫……姐夫的雞巴,可惜……太短了,對對對,往裡頂一些,哦……哦……很舒服,小茜,加快速度,小茜,姐姐……姐姐……被你搞得……搞得很舒服……以前你……怎麼沒有告訴……告訴姐姐……你還這麼會舔小穴呢……小穴爽死了……」
要出問題,要出問題,我發現樂茹的小腹在劇烈抖動,這是她噴尿的前兆,還沒等我提醒,樂茹就「啊……啊……啊……」地開始噴尿,而且雙腿緊緊地夾住了樂茜的頭,而湊巧當時樂茜竟然把樂茹的尿道口含在小嘴裡,一股股尿液就直接射進了樂茜的小嘴裡,我就看到一線尿液細流從樂茜的嘴角流出。

樂茜十分生氣地用力扳開樂茹的雙腿,「濮濮濮」地把滿嘴的尿液都吐到樂茹的小腹和大腿上,「姐姐,樂茹,你以後休想我在碰你,你竟然在我嘴巴裡撒尿,呸呸呸,你的尿騷死人了,呸呸呸……」
「小茜,不要生氣了,你姐姐也是一時忍不住嗎,你要怎樣才高興呢?」
樂茹也知道樂茜真的生氣了,「小茜,茜茜,對不起嗎,姐姐不是故意的,你知道姐姐一興奮就會噴尿的,你就原諒姐姐嗎,要不姐姐再給你舔小穴,讓你在姐姐嘴巴裡流水水怎麼樣,直到你高興為止。」
「這可是你說的,那你現在就舔。」說著樂茜就岔開雙腿,樂茹就蹲下去昂著頭,雙手分開樂茜的陰唇,就將舌頭射進樂茜的小穴裡,在小穴四壁上攪動。為了增加樂茜的快感,當然更是為了讓她忘記樂茹剛才在她嘴裡噴尿,我也過去雙手抓住她的乳房,開始揉搓起來。

雙重的刺激,很快就讓樂茜興奮不已,雙手握住樂茹的頭,將她的頭拚命地往自己肉穴上按,當然是希望樂茹能把舌頭伸到更裡面去一點。
樂茹時而兇猛地舔吸著、時而吸咬著樂茜的肉穴,更用牙齒輕輕咬著那陰核不放,還不時的把舌頭深入陰道內去攪動著。
「喔……喔……姐姐,姐夫……別再舔了……哦!用力再舔……用力……我……癢……癢死了……實在受不了啦……啊……別咬嘛……酸死了……」
樂茜顯得更為興奮,她嘴裡叫著,屁股更是拚命扭動往樂茹的嘴巴上用力頂。

「姐姐,我……我……小穴開始……開始大量流水了……你要全部……全部接住……哦!水要流乾了,啊……死了。」我雙手就感到樂茜全身發抖,腹部劇烈起伏,知道她已經噴射陰精了,看來樂茹的舌功還是沒得說的。
為了讓樂茜知道她接收了很多淫水,樂茹經嘴裡的淫水緊緊含住,站起來將嘴巴伸到樂茜面前,讓樂茜看到。樂茜享受了高潮,當然是什麼都忘記了,直看著樂茹發笑,樂茹再也憋不住了,一張嘴,就把滿嘴的淫水噴到樂茜胸前,淫水之多,一直從樂茜的胸部流淌到地毯上,還打濕了一大片。

樂茹擦了一下嘴唇,「小茜,你淫水真多,比剛才我噴的尿還多,這下你高興了吧,你的淫水比我的尿還騷。姐夫,你聞一下是不是很騷。」說著樂茹就把張開小嘴伸到我面前。
我連忙躲開,「你們兩個趕快去刷牙,否則不準跟我親嘴,沒想到我的兩個處女新娘這麼騷,看來以後要戴綠帽子了!哈哈哈……」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

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更多分类
友情链接: 找AV导航 | 蓝色导航 | 柠檬导航 | 藏姬阁导航 |
Disclaimer: This site does not store any files on its server. All contents are provided by non-affiliated third parties.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 and is intended for adults aged 18 or over 本站内容不适合中国大陆地区及其他对色情电影管控地区的人群观看,请自行离开。百度地图
2010-2019 - 嗷嗷热-www.551hhh.com